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官方公告 > 李作填 > 由一位资深老强豪的忠告说起

由一位资深老强豪的忠告说起

时间: 2020-04-06  来源: 中国信鸽竞翔网  访问量:3073  作者: 李作填


   全世界有不少赛鸽名家,但像史塔夫.杜沙汀(Staf Dusarduyn)那么杰出的长距离赛鸽名家并不多。他真是一位鲜为人知但令人肃然起敬,朴实无华,德高望重的老一辈的真正赛鸽家。他从小就开始养鸽,在世界鸽坛上横刀立马,跨越长达70年之久的成功征途!他居住在荷兰南部的高德地方(Groede),因他是一位很纯朴而富乡土气息的农夫所以他的鸽舍也是由农舍改成的,而且始终保持着那农舍房舍特有的气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已是一位荷兰鸽坛数一数二的佼佼者,他的鸽子出赛无人可以与之比拟。大战结束后半个世纪以来,他还是一直处于赛鸽运动的颠峯,也是荷兰鸽坛为数不多的领军人物之一。特别是他使翔的摩利斯.狄尔巴(Maurice Delbar)和一个查尔.达恩思(Charel Dhaens)的鸽系,使之大放光芒!上世纪50年代初,他独树一帜,从而更一发不可收拾。从1950年和1951年连接续获得达克斯(Dax)国家赛冠军开始,一直到1979年夺得巴塞罗那(Barcelona)国家赛冠军,同时他也多次荣获ZNB(荷兰南部)长距离赛的冠军宝座等佳绩。居住在荷兰北部山区的爱佛·格拉真伯格(Evert Glazenburg)使翔的便是史塔夫·杜沙汀的鸽系,爱佛·格拉真伯格在1987年、1988年、1989年、1991年四次荣获北荷兰中长程鸽王一位。记得1990年香港曾引进了一批爱佛·格拉真伯格的小幼鸽,到了第二年春天,这批鸽子育下来的后代就直接参加了当年秋天(1991)的幼鸽比赛。马维正先生的NL90-4302197育出的鸽子当年就飞l000公里温州赛;施建杰的NL90-4302225更是组成黄金配对,连续四代飞出5007001000公里三关综合冠、亚军的佳绩!本人也因从荷兰友人处得知其鸽系之优秀,所以在19881989年及1990年连续三年亲自到荷兰去拜访爱佛·格拉真伯格先生,并引进他的一些鸽子,虽然数量不多(三年共只引进24羽),而且也只留下第一年引进被鸽友们挑剩下的6羽,结果其中4羽作出子鸽,第一年参加比赛即飞出相优异的赛绩,计得五关综合第三名和第五名各一羽外,其他入赏综合前10名有6羽,还有一羽参加日本传书鸠协会主办的第37届国际联合鸽舍获800㎞的第18名,国外组冠军。另育出一羽台鸽中县93-28177号鸽因应两岸交流于赛后赠送给天津信鸽协会,原命名为『先锋』号,后改为『宇翔177』,其后代轰动整个北京及天津地区,据所得资料得知其直系入赏至少在2-3百羽以上(估算到孙代鸽为止,同时已连续发挥到第及第代,代代有鸽子获得大奖)。其母鸽即是1988年北荷兰中长程鸽王之原配对直女。在1992年(本来在1991年就要去,但因事忙没能成行)本人与爱佛·格拉真伯格谈好(并将相关资料及鸽子照片都给我了),要再去向他引进19871989年鸽王(是父子鸽)及1988年鸽王亚军及代一些鸽友想买的优秀鸽时,但很不幸由荷兰鸽友处得知爱佛·格拉真伯格不幸猝死的消息,一些好鸽子已被他太太卖掉,因而再也无法引进,深为遗憾。这也是本人在养鸽生涯中的一件大遗憾事。所以个人也奉劝各位鸽友们如碰到有好鸽子时,一定不要犹豫不决,先下手为先,否则很多的好鸽子是可遇不可求,你没有把握好,被他人捷足先登买赱了,即所属「千金难买早知道,万般无奈已发生」的局面。再怎么后悔也都无济于事,无可挽回。这是本人的一个良心建议。


   当杜沙汀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早就同约翰逊、克拉克、凡龙、赫斯肯·冯莱尔、摩利斯.狄尔巴等跻身世界著名赛鸽名家之列时,但他还是清心寡欲,虚怀若谷,从不打广告炫耀自己的鸽种,也从不宣传他自己。有时别人来买鸽子时,他也总是拒绝提高鸽子的报价。他坚持认定「好鸽就是好鸽子」,「人家要的是好鸽子,不是好血统书」,「要使人家用了知道是好鸽,才能坚定自己的地位,而不是靠抬高价位来建立自己的名望」。他就是这样一位纯朴的农夫,也是一位德高望重值得我们敬仰的一位赛鸽宗师!


   被誉为荷兰的幼鸽之王也是世界鸽坛著名赛鸽专栏作家艾迪.夏拉肯(Ad Schaerlaeckens)先生于拜访杜沙汀先生时,他根据杜沙汀70年的丰富实战经验中,所累积出来的很多赛鸽智慧谈到,归纳和总结所提出的三方面忠告,这些话相信是很值得我们后辈值得用心去学习的。


一、种更说


   一代宗师杜沙汀将自己半个多世纪在鸽坛摸爬滚打所体悟出之理念坦然相告,尽管当年他使翔狄尔巴鸽系而已几乎成了狄尔巴的传人。赛鸽的种系是存在的,但更确切地讲,用现代语言表达应该是「与时俱进」。

   一位赛鸽家之能成名成家都需经过数十年的打拚努力,在这成名的数十年的时间里,他鸽舍内的鸽系成份也是在不断变动呈现动态日益提高。正是鉴于以上理念,「指望一羽名种便可一步登天」的想法几成泡影。因此老人劝告鸽友们不要「未学走,就先要学飞」,赛鸽领域大无边,深如深渊。但话又说回来,我们如想将鸽子养得好,还是要先学会养鸽本领,先学会鉴鸽本领,先能分辨出「好鸽子」或是「坏鸽子」,然后才能再论其他的问题,否则只凭一张血统书的记载便一古脑儿去配,育出了一大堆平庸无用的鸽子,到头来还是害了自己。老人谆谆告诫鸽友们「要忘记所有的名字和品系」,「要用最好的鸽子相配」,「要忘记其他剩下的鸽子」,也就是要坚决淘汰「好鸽子」,而留下最好的鸽子,这样才是养鸽之道。


二、养之道


   杜沙汀简述了养功的三大要素,首先是赛鸽规模;其次是信守规律,强调成功的鸽舍不宜经常变动:第三虽然不能不相信医药,但是决不能迷信药物。杜沙汀指出养鸽必须要有目的意义,决不能「因为自己的祖父曾是优秃的赛鸽家,自己出身养鸽世家而花费大量金钱去养鸽子」。所以要养鸽须先定位,明确自己养鸽的目标,这样才有可能养出好鸽子来,否则不是做「鸽奴」,便是糟蹋了好鸽子,并白白断送美好的时光和金钱。有了明确自己养鸽的目标,在于先为自己定位。于每年赛事结束后,你该为今年的比赛关键的要点逐一作检讨,鸽友的成败完全取决于通过比赛来挑选鸽子的,比赛结果以充分的理由说明人们可以凭借其辩识好鸽子,这种方法才是正确定可靠的。下面有一句问话:




   新手:为甚么同一羽鸽子取得的赛绩会年年不同呢?
   老手:这很难解释。如果你想解释鸽子成功与否的原因,就应先考虑健康情形和良好状态之间的平衡问题。我们鸽友一般都很容易察觉到鸽子的健康状况。例如,如果寡居雄鸽和幼鸽出现懒飞的情况,这多数是因为鸽子的上呼吸道受到感染,其原因往往是出自已鸽舍和养鸽者自身,既是鸽舍空气循环不良而导致缺氧所造成的。那么我们就先要从这些地方去力求改进


   杜沙汀同时也一针见血地道出养鸽规模太过于急速扩大,这并不是理想的作法,尤其是初学者的大忌,甚至毫不留情地抨击「养大量的鸽子是走向衰败的开始」!事实上的确也是如此,因养鸽规模的扩大,对养鸽者来说可说是个严酷的考验。赛鸽以比赛为主,且赛绩同质量是不可分离的,而不是和数量成正比例。鸽子数量的增多,不能说质量也同样一定会同步提高,相反地因其人力,物力、精力的投入也不能与之同步增长。我们常见的鸽病大多是由于鸽舍饲养密度太过于拥挤而引起的,鸽病扩散成疫情,也是由于鸽群密度太大而爆发的。一年的辛苦劳累也可能由于管理上一时的不力或疏忽而造成功亏一篑,难道这种情况还不常见吗?各位鸽友们你想想看应可常看到这种情况一再发生的,相信也是屡见不鲜,而且又是屡劝不听的大有人在。


   养鸽的真谛在于摸索规律。赛鸽是没有秘密或甚么撇步可言的,但是应有规律可遵循。不论在选种、育种,在饲养、训练、比赛中。由「养鸽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一句话中足资证实,只要我们日常善于观察,发现规律,信守规律,那么我们就能在赛鸽这个领域中大有作为。相反地,如果人云我云,以偏爱、偏激的心态来对待赛鸽,那你也就只能永远在赛鸽运动的漩涡中打转,而永远不能领军赛鸽运动。立足于本地赛事来看,种、养、训、赛的规律是一环紧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改一环必影响赛绩。因此成功的经验并不可轻易可以更改的事。

   优良药物的不断发明使用在近几年伴随赛鸽运动的不断发展,赛鸽市场的不断壮大而神速进步。这些救命药物(指治病而言)的价值对于养鸽者来说也相当的起到重要作用,不仅能挽救爱鸽垂危的生命,免除瘟疫和疾病,还可维持其日常健康活力、保持赛鸽临战状态、延续种鸽繁殖能力等等,实为功不可没也。但药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正确及时使用药物,可得事半功倍。但应该牢记在心,如果使用错误或过量,其结果则欲速而不达。正确地使用药物,应是针对提升和激发赛鸽参赛期间的肌体巅峰状况而进行的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的整个过程。它或许可使参赛鸽的夺冠概率超出一般没经过赛前调理的参赛鸽。但如你太过于迷信鸽药,单凭一两粒「神丹妙药」便想能夺金摘冠的话,那无疑是痴人妄想。正如夏拉肯先生所说的:「药物是被设计用来帮鸽子治病,而不是要用来帮忙鸽子飞得更好更快!」


   对于鸽子用药问题,在此提供一个实例说明。有一次本人育出到友人处的同孵两羽选手鸽,很幸运在同一个赛程中分获五关综合的冠军及亚军佳绩,在赛前及赛中的确有使用过某种药物,但由于本人是很不赞同鸽子(尤其是选手鸽)无缘无故随便使用药物,所以只在认为需要(恢复疲劳)时才使用而已。当比赛结束后提供鸽药的药商就要我们(本人及使翔者)能出面在鸽刊上刊登广告,宣扬我们的鸽子使用他们销售的药物,但本人问这位药物提供的药商说该会该季究竟有多少鸽友使用这种药物,他说全会应有达1/3以上的鸽友使用该药物,但结果都是名落孙山,而且本鸽舍的其他几羽选手鸽也在同一个舍以同样手法管理、训练并使用同种药物,怎么也没有比较突出的表现呢?那怎么能证明这两羽选手鸽是因服用了这一种药物才获奖的呢?相信这是因为鸽子的状态进入高峯状态而得奖的。不然其他的选手鸽怎么没有较杰出的表现呢?让这位药商无言以对。各位鸽友们,您认为是否正确。


个人日常与鸽友相处聊鸽经时,也经常有鸽友提问,要本人能介绍一些比较好的鸽药,以便让鸽子能飞出好的成绩的话题(即比赛时要用甚么药物才能让鸽子飞得更好更快),我个人虽然对于药物并非学有专精的门外汉,但有多位名医同学及朋友曾经告知,药有三分毒,如非必要能够不用最好。人类这样,相信鸽子也同样道理。因药物吃多了不但会造成肝脏的负担,如长期使用更会引起抗药性及负作用。鸽药应该是用在治疗、预防和补助的东西。而且鸽子本身如没具备好的条件(这一方面已有很多的前辈在本刊上详细解说,各位可多加参考,在此就不再重复说明),相信在世界上决没有甚么仙丹妙药可以让鸽子飞得更好更快的。所以在此奉劝各位,我们使翔鸽子绝不可太过于依赖药物,而是要平时落实对鸽子的管理,掌握鸽子的健康状况及状态,才能让我们的爱鸽为你争光。


又请相信:药毒猛如虎。多数人竞翔败北,数落七八条原因,也没有找到这致命的根源---盲目用药。见到别人买这药那药,自己不买不用己胆怯了几分;看到人家用欧洲品牌,自己再用替代品已先输了几回。毛滴虫、球虫、呼吸道,三大预防究竟有几个人是真正看到病症影响到赛绩才去实施?都是人云亦云,受商业媒体驱使盲目实行以求自慰。岂知,鸽体本来是好好的,特别是赛前一再用药,预防的作用似乎是起到了作用(其实多是心理安慰自己而已吧!),但所得到的代价却是使赛鸽的免疫力直线下降!一旦在外过夜或第二次出征,状态必垮无疑。须知,商人和赛鸽者的「世界观」永远是格格不入的。我们更要注意的是,药物是柄双刃剑,它在保证了鸽子健康的同时,也损害了鸽子的免疫功能,尤其是过度用药,将使鸽子的免疫系统功能全面下降,像无菌室里培育出来的花草一样,一点风雨也经受不起。究竟如何权衡利弊,就全靠鸽友们自己去把握。须知免疫力才是选手鸽最好的健康保证!所谓挑好鸽,就是在省略血统(指每羽都是好血统)的情况下,挑出先天免疫力特别强的个体,并寄望于遗传给下一代。 所以奉劝:『鸽友慎交,鸽种慎引,鸽经慎听、鸽药慎用』。


   不是吗?每当我们一走进鸽店鸽看到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药物,琳琅满目药,应有尽有,甚么育雏、保健、营养、清理肠道和呼吸道、打体内体外虫、赛飞、赛前和赛后恢复体力的等等。有些赛飞和赛前的药物几乎把自个说神了。为了换来鸽子的健康,让鸽子能够飞的更好更快,我们大家没少在这方面花钱,但到头来为数众多的鸽友并没有看到我们所期待的结果,这究竟是为甚么呢?又因我们有关当局还欠缺相应严格的管理制度和制约措施,以致有些不法商人(但请别误会当然不是指全部份)为高利润驱使暨抓住鸽友们心里的特点,制造成份相左或将药剂改头换面,将药品的疗效夸大其词,以引诱鸽友们的不察而大发其财,这也是如用药不当除没效果没打紧,反受其害才是得不偿失。


   一般说我们的爱鸽的自我抗病能力(即免疫力)要比其他的家禽强得多,但因要参加集训及竞赛,传染疾病的机会也要相对多得多。因此,一些欧美的养鸽名家从来也不给鸽子买药吃,他们都认为一羽鸽子有点小毛病,牠可以凭借着自身的抵抗力,很快就会自愈恢复健康(像我们人类,患了轻微疾病的如感冒,多喝点开水就会自愈一样)。如果一羽鸽子给病魔缠久了,经用药以后,即使恢复了健康,相信以后也难经得起急烈竞赛的搏斗,特别是遇到了恶劣的天气,牠的内在弱点就自然而然暴露出来。如果用当种鸽的话,有些药物还会影响到牠的生殖机能,甚至给牠的子代留下后患。所以,在这些名家看来,凡是罹患过疾病的鸽子,留着饲养是浪费时间,用牠参赛也肯定未赛先输。而且把罹患过疾病的鸽子留在鸽舍中,有时甚至会给全鸽舍的鸽子带来灾变。


   另一方面,我们对于鸽药的选择也不能不慎重其事,才不会受其害。更要学习怎样正确使用鸽药,和科学计算药剂量的问题,这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课题,如有问题应请教信誉良好的兽医师,相信他会以他的专业理念提供给你更多的相关讯息。


而且注意不说硬话,不作软事,血是正道,药是邪道,与朋友论鸽,不与东西论事,赛鸽如有甚么指定的灵丹妙药,那赛鸽运动就将寿终正寝了,如果没有那一滴血,用药也是枉然的。不是鸽商经营为目的的养鸽者,频繁用药有如自挖坟墓的作法。更不要为失败找理由,应为成功寻找方法,对于过去的的失败原因应深加探讨改进,不要一再地重蹈旧辙,方能达到成功的境界。


三、训之秘


  杜沙汀是位著名长距离赛鸽家,对于使翔长距离赛,他有较深的心得体会。的确,如老先生所说,荷兰过夜长距离赛鸽是聪明的鸽系,在中短距离比赛中飞不过短距离的快速鸽子,即使遇上恶劣的气候或恶劣的条件,牠们也总是先停下来歇一口气再飞,但有的就不飞了,待第二天再归巢。从长距离赛鸽系中去发现短距离赛快速鸽及幼鸽赛精英较为困难,由此可见,短距离比赛的鸽子同长距离赛的鸽子是应大有区别。


   从杜沙汀老先生的坦然告白中有心的你定会深有体会,从杜沙汀老先生的孜孜不倦的教悔中,让我们可以学习到不少的真本领。相信在正确的理念的指引下,努力学习,我们定能立足于赛鸽运动,稳步发展相得益彰。

以上是一代宗师塔夫·杜沙汀以鲜为人知的养鸽经验,亲口说出的忠告戒律大略的情况,相信是很值得我们去体会和深思的。

   还有曾经也有很多的鸽友问杜沙汀下面的问题:「你活到这么一大把年纪但依然精力旺盛,到底你有甚么秘诀吗?」

杜沙汀说:1.决不能整天坐着不动,要尽量接触户外的种种。2.每天至少要抽上30根香烟,而且最好是抽你自己亲自动手卷的香烟。3.每天不要忘掉喝点烈酒。(因杜沙汀是一位抽烟抽得很凶的老烟枪,同时也是喜好爱杯中物)夏拉肯先生曾经问过他除了抽烟和和喝酒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甚么的嗜好呢?他很潇洒的答复说是:「鸽子和女人」。他说这些话时已是在鸽坛上打滚70年的时间,而且年龄又已高达90高龄,由此也可见识这一位鸽界老顽童之为人幽默又风趣的一面。

他也提到过:「一羽超级鸽可能育出毫无用处的幼鸽,而一羽表示平平凡凡的鸽子却有可能育出超级鸽来。」这一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鸽子一定要好的「根源」,而好的「根源」与「名气」及「血统」一点关系都扯不上。一定要有好的赛绩表现才能算数。

   杜沙汀总喜欢说:在我们的赛鸽界里的「歪理」实在太多了,而且又有很多鸽友相信这些「歪理」,所以结果他们都走向这一条不归路,最后当然也尝到失败的滋味。这就得不偿失了吧!各位鸽友们,你认为对否?




 

                         (本人以爱佛鸽子所育出的名种鸽之一)

 



 





 


                                              (本人拜访爱佛夫妇时合本人(左一)及好友与爱佛夫妇合影) 



 

                                                                          (笔者与夏拉肯先生合影)


                                             

  


















评论

表情